『欢迎投稿』
理性对待鸡汤,学会分辨

减字木兰花

      文/李诗雨


她爱他明月好,憔悴也相关,在鬓角的微霜抵达他眉间上之前,甘愿成为他口边最爱吟诵的那句楚辞离骚, “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他爱她风不及眉梢,了不知轻尘的模样……….

                                                                                                         

                                                                                                                                            ——题

       

       他是父亲请来的先生,每日算来几个时辰教她一些诗词。

      

       初见时,是清明有些潮湿寒意的梅雨天气,他未撑伞,青灰色长衫上带着梅雨的清隽前来敲门,惊扰了在木格窗边写字的她。一抬头便碰上他坚定的眼眸,惊慌失措掉开间,素白纸笺上的木字便多了一笔,本,本该缘浅,奈何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 落清,若尘日后便是教你读书的先生,他学识渊博,你定是要好好跟他学,不得造次”。父亲说话间,她低头想的却是他的名字,你真若尘一般无事可牵挂吗,两字已是记在心,窃喜躲在眉间。

        

        此后每日他都准时上门教她诗词写字,规规矩矩认真的教她,可时间久了,他也会注意到她每件衣襟袖口上的那支秀色濯清露的白木兰,衬得她的眉目更加清淡,人面也似雨后的桃花,无端端似动人魂魄。

       

        可是他大她一轮,自是不敢造次。

        

        一日,他来的早些,瞥遇回廊处拿着一本书不知思索的她,只见她身着梅子青短衫配着竹青色长裙,胸前那抹平针绣木兰草,丝边向外淡淡地蔓延,却并不恣肆。啪的一声,她手中的书掉落,慌忙捡起,抬头又见他一袭青灰色长衫抱着几本书站在不远处一脸含笑意的看着她,“看什么书呢?这么入神” ,她温婉抱歉地笑“离骚”。两个字落入他耳内,他似乎是毫不犹豫的就脱口“我钟情那句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说的便是木兰,却独独映在了她胸前襟上的那抹木兰草。

        

        她便知他喜欢木兰,可他又怎知她每件素色短衫上的每一支木兰都是为他而绣,为惹来他的目光而默默开放。

        

        不觉已是端午佳节,父亲默许他带她去城郊散心,两人身旁小道的树上开的是白木兰,五月已然是木兰花期,每一朵都似她怕心事被月色说破。他为她折下一枝,递给她时不小心碰到她的手,她有些惊慌,花便掉了,何谓近情情怯,他如何不懂。

        

        他问她为什么总穿的那么素,她直直的看着他,是不再逃亡的决心,“为了与你相配”——他从来只穿黑白灰三色的长衫,她想说的话都在眼睛里,反而是他心虚,掉开眼眸。

       

         一场雨落得无意,他们急忙找地方躲雨,雨如细碎木兰花瓣,一瓣瓣落地,她拿出丝绢为他擦去额头的雨水,他看雨水将她的发粘在额上,如浓墨点碎的荷,灰青色长裙湿透贴身,一副清汤寡水惹人怜的模样,刹那间,他竟有抱她入怀的冲动。

        

        整个五月,那颗心事,又被雨淋白了一寸。

        

        似乎是有流言渐渐传起,他每次都像是刻意躲开她的目光,教完她便走不多逗留。她又如何不懂他的为难之处,听父亲谈起他有个妻子,虽是家中安排,不识几字,但是贤惠品性在这个年代就足矣和他相夫教子,举案齐眉了。她自是不甘心,却也只是如一棵枝叶落尽的花树无力,她始终都不是一个牵牵绊绊的女子。

       

        于是,他还是要走了,这一天来得还是猝不及防,该怎样挽留,成了她从此萦绕不去的心病。

        

        夜间她在灯下拿着绣花绷子,一针一线的绣着荷包,上面是一支秀色濯清露的白木兰,怎奈落下的泪染白了那支木兰。那月夜、孤灯、单薄春衫,承载了她多少不舍和怅惘?

        

        她去送他,着一袭白衣黑裙,丝绢绕在指尖,一如少女纠缠难解的心事。悲泣小小的,淡淡的,漫不经心地在眉眼间盛开,她终是哭了“这个给你” 仿佛喉里哽了一味散不去的苦莲心。他不能给她什么,甚至一个期盼已久的拥抱,他见荷包上的木兰也似她最后濯濯泪淇的眸。

        

        她是他的蒹葭四月,她终究要走过。

        

        多年后他翻到纳兰的《减字木兰花》:待将低唤,直为凝情恐人见。欲诉幽怀,转过回阑叩玉钗。他独爱她这种淡淡的欲语还休的擦肩而过,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她像清濯的木兰生在他的眼眸深处,扎根在他内心的柔软处,可是世间事大抵如此,人生憾事难觅,为此一也。

        

       那眉目清淡的一定是你,在红尘中爱的瘦骨伶仃,那衣襟沾染的木兰薄香真的很难忘......

                                                                                                

 

                                                                    2015.1.20晚来风急时




来自:南大公子

感謝投稿者!!文章很美!

评论(7)
热度(56)

© 遇见,最美的文字 | Powered by LOFTER